华为要开始收“5G税”了 小米 OV 们怕不怕?

发布于 2021-03-19  85 次阅读 本文共2059个字


华为低调地投出一枚深水炸弹。3 月 16 日,华为知识产权部部长丁建新正式公布了华为 5G 费率,表示华为将在遵循 FRAND(公平、合理、无歧视)原则基础上,对 5G 多模手机每台收取上限为 2.5 美元的专利许可费用。

因为众所周知的连续“制裁”,华为手机业务受阻。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曾提到,华为拥有很多 5G 知识产权,华为太忙了,还没有向很多公司要钱。营收大头业务身处困境,反而让华为腾出时间、精力,更加利好于华为向其他厂商洽谈专利许可费用。

无法“卖手机”的华为,是否能像高通一样凭借“高通税”赚取高额利润?同时,对于苹果、三星以及国内“小米 OV”等国内外手机厂商来说,“华为税”又将产生怎样的影响?

“华为税”贵不贵?

截至 2020 年底,华为全球总共持有有效授权专利 4 万余族(超过 10 万件),90% 以上专利是发明专利。华为没有公开 5G 专利细节,从 IPLytics 披露网络公开数据显示,截至 2021 年 2 月,全球通信企业申报 5G 专利族份额排名,华为以 15.39% 排名第一,其次是高通(11.24%)、中兴(9.81%)、三星(9.67%)、诺基亚(9.01%)。

当然,5G 专利中起着决定性作用的是必要专利。

在 5G 专利必要率部分,三星以 18.52%比率位列第一,诺基亚(11.44%)、高通(10.75%)、华为(8.38%)依次是二、三、四名。毫无疑问,华为是全球 5G 技术与标准的主要贡献企业之一。

而对比爱立信、高通、诺基亚在内的通信企业,早在三四年前 5G 标准启动初期,就抢先对外公布了 5G 专利收费标准,华为 5G 专利费率公布姗姗来迟。

2017 年 3 月,爱立信公布的 5G 专利收费标准显示,单台多模 5G 手机收费 5 美元,售价较低的手机收费 2.5 美元。2018 年 8 月,诺基亚表示 5G SEP(标准必要专利)产品组合许可费上限为每台 3 欧元(约合 3.61 美元)。同年,高通公布的收费标准是 5G 单模手机 2.275%,支持 3G/4G/5G 多模手机收费费率 3.25%,3000 元多模手机需缴纳 97.5 元专利费(约 14.98 美元)。

华为 5G 专利收费标准较同行标准处于“最低位”。

但仅依靠专利收费并不能赚钱。2020 年,爱立信专利营收占比总营收 4.3%,诺基亚为 6.4%,高通 21.4%。除高通之外,爱立信、诺基亚专利营收占比可以忽略。华为也是如此,2015 年至今华为知识产权收入为 14 亿美元。占 2019 年、2020 年总营收 1%。

华为收取专利授权费用的同时,还需要向其他厂商支付合法使用相关知识产权的费用。6 年间,华为共计支付 60 亿美元。去年 Q3,高通财报还披露了一项与华为的长期专利许可协议,结清此前产生的 18 亿美元专利使用费用。

可见,专利收费是双向的,并不能实现大规模创收。但作为华为战略姿态调整,以攻为守,业界更为关心华为此次举动将给谁带来影响。

手机厂商怕不怕,产品涨不涨价?

电信分析师黄海峰告诉极客公园,“华为专利涉及 5G 基站、核心网等传统运营商业务,还涉及手机专利部分。爱立信、诺基亚、中兴等通信设备商几乎都已交叉授权过了,很成熟,此次华为 5G 费率主要面向手机厂商。”

手机厂商又包括国内、国外两个阵营,国外三星、苹果,国内有小米、OPPO、vivo 等厂商。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称,华为将与苹果、三星商议 5G 专利使用权,未提及国内手机厂商。对此 OPPO、vivo、小米对极客公园表示不予置评。

尽管,三星也持有大量 5G 专利。“三星主要是手机方面的专利,在设备层面核心必要专利不多,手机绕不开设备网络方面的核心专利,所以三星也需要向华为缴纳专利费用。”电信分析师付亮对极客公园表示。

IDC 公布的 2020 年全球智能手机排行显示,三星、苹果分别以 20.6%、15.9%,排名全球第一、二名。市场研究机构 Counterpoint 报告显示,2019 年苹果拿下了全球智能手机行业 66% 的利润、32% 的总营收。

从手机行业利润大头苹果、三星切入,是否有利于后续与其他手机厂商的谈判?

“整个市场竞争非常残酷,三星、苹果谈好了,其他厂商各自有不同的情况,不一定都能谈好。至于手机厂商会不会转嫁给消费者需要看厂商的意愿,有可能转嫁给消费者,造成产品销售不出去的情况,所以厂家转移给消费者的可能性比较小。”电信分析师项立刚说。

科技巨头之间的专利战司空见惯,三星、苹果与高通、华为之间都发生过旷日持久、轰轰烈烈的专利官司。比如,苹果和高通曾就调制解调器芯片专利在全球各地发起诉讼战。2011 年起,华为、三星曾就专利交叉许可问题在多个国家发起 40 余起诉讼,耗时 8 年。

过度专注专利业务,也会走向另一个极端。高通在 3G、4G、5G 时代受到来自全球多个国家市场监管机构的反垄断诉讼。

专利的饭不好“恰”。当然,华为必定与高通走在截然不同的路上。

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表示,华为主要还是经营产品的公司,首要营收来自产品和服务,产品是长期收入主要来源,对比华为整体收入,知识产权方面,华为并没有作为主要收入来源。任正非也早就为华为专利营收盖棺定论,“华为不会把 5G 专利武器化,来抑制人类社会的发展。”


粉色的花瓣,美丽地缠绕在身上。依在风里。